申博Sunbet官网

广开大学之门 美学者提异见

【5月10日报导】(中央社记者廖汉原华盛顿10日专电)广开大学之门与增加高等教育文凭数量是否代表真平等?在美国社会引起广泛讨论。美国作者费希金认为,这种概念实际与理论上均无法实践。

高等教育是提升社会阶级流动的重要途径,政治人物高喊教育机会平等,而广开大学之门是否真能实践平等,引起质疑。

美国德州大学法律助理教授费希金(Joseph Fishkin)近期出版的新书「瓶颈:机会平等新论」(Bottleneck: A New Theory of Equal Opportunity)认为,这种概念在实际与理论上均无法实践。

美国学子和全球一样,得经基本入学测试方能申请等级不同的大学,取得文凭拥与一技之长进入社会。费希金指出,只要孩童的家长能力背景不同,天分优势各有差异,就不会有所谓的全面平等,潜能无法齐头打压,但关键在于不同的的人需要不同机会,与如何创造机会。

除了家庭背景与天分外,人各有志。费希金强调,每个人努力目标所代表的价值也不同,人们不可能有相同的起跑点,与其拉开各式入学窄门的「瓶颈」,政府应在人生不同阶段,创造各种机会。

成本高昂的高等教育迷思在学历贬值,求职不易的时代引起美国社会广泛讨论,英才教育与民主制度的票票平等各有论述。

美国企业研究所(AEI)高等教育改革中心主任凯利(Andrew Kelly)在布鲁金斯研究所(Brookings Institution)论坛指出,无论如何,教育窄门的价值在于依个人天分与能力做出分类,大学毕业生在就业市场较为成功,原因即在于不是所有人能够通过窄门考验。

凯利认为,既然机会不可能平等,该做的是协助更多人在人生旅途中,通过与绕过各式窄门。开放大学关卡,让更多人成为大学生,将剧烈改变机会所代表的意义,人生第2个知识与技能的挑战将接踵而来。

凯利强调,大学窄门必须存在,但人生后期的窄门挑战形式不一。美国大学4年所费不赀,许多人认为那是进入中产阶级的唯一途径,但没人会说那是保证,这显示人生未来还有更广大,前途广泛的发展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